亚洲天堂2017无码av,亚洲天堂2017手机版,手机avtt天堂网2017,av亚洲天堂2017手机版,2017年最新av网,2017亚洲天堂最新地址
首页  »  武侠情色  »  [异唐前篇](1、2、4)作者:fenghuaxueyue
[异唐前篇](1、2、4)作者:fenghuaxueyue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亚洲天堂2017无码av 亚洲天堂2017手机版]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11144
 
                一篇
 
  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帝国末期,天灾频繁,百姓生活苦不堪言。内有国君不理朝政,整日骄奢淫 逸,使其朝政松弛,朝臣党派林立,党争不断,相互倾轧,以致朝政腐败泛滥。 外有饥荒频传,民变不断,外患持续,帝国已陷入风雨飘摇之境地。
 
  虽帝国崩坏,然众豪强垄断社会财富,势力强盛,拥兵自重,割据一方,成 就诸侯。当朝臣发现之时,诸侯不听从中央调遣,皇权以无力掌控周边,帝国日 渐虚弱,已是名存实亡。
 
  诸侯国之间多年发生战事,相互兼并攻伐吞灭,战火连天,烽烟四起。
 
  诸多诸侯国中,隋国诸侯王,励精图治,体谅民情,其控制领地内,人口已 有千万,内部资源物产丰富,土地肥沃,灌溉便利,农耕条件优越,经济发展快 速。朝中内政清明,国力迅速壮大,对外扩张有纪律严明虎狼之师之隋军,愈战 愈强,每战之而必胜。另其他诸侯军闻其声而变色,闻其风而丧胆,使其经常发 生不战而溃之现象。
 
  经吞并周边诸多诸侯之后,已然成就霸主。其余国不愿屈服其威,已然相互 结成盟约,共抗衡隋国的侵略,其下有周、有赵、有唐余诸多小国。
 
  在隋国国君准备动员其国新一轮攻伐,成就伟业之时,不幸却降临隋国,隋 国年迈的国君却在此关键时刻驾崩,计划好的统一天下大计就此破产。
 
  再次继位的隋王资质平庸,(真的平庸?)没有争霸之心,只之享乐。让其 余诸侯国却大松一口气,虽是如此,为保隋国地位不受威胁,需其余诸侯国臣服 于隋,还扼制周诸侯国势力发展。诸国弱小,迫其国威。诸国因国力不足与隋对 抗,只能臣服于隋。
 
  虽已臣服,其余诸侯国没年还需献供于隋国,金银玉帛,美人奇珍异宝,珍 禽奇兽种类繁多。几十载从未改变,这段期间天下的局面还是相当平稳的,隋国 也是更加繁荣富强,其余诸侯国也在此时机修生养息,国力也日精富强,却不能 与隋国相提并论。
 
  而周边的诸国在渡过蜜月期间,就开始相互猜疑,相互指责,进而撕毁盟约, 进而又相互征伐,隋国对此也没有任何表示,放之任之,不予以理睬。
 
  唐国国都镇东府,两位差不多二十五六岁年纪,男子正在手执黑白棋子对弈, 一位相貌堂堂,虎背熊腰。特别是他浓浓的剑眉下,闪动着一对精明的眼睛,在 他说话的时候,露出满口洁白的牙齿,引人注目。正是镇国府现任家主之嫡子澹 台文韬。正是执掌唐国四大精锐之师的镇东军,平时不轻易轻动,一直拱卫国都。 另一位光洁白皙的脸庞,五官轮廓分明,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 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不透露着含蓄而高贵与优雅,说话时面带微笑, 让人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此人就是刚刚继位的唐国国君李晟。
 
  「兄长,几十年的形势要改变了」李晟落下一黑子说道。
 
  「唐王,现在已不是过去,你身份是国君,怎可还叫我兄长」澹台文韬认真 说道。
 
  「兄长,我们私下里这样称呼就可以」
 
  「唐王,礼不可废,无规矩不成方圆」
 
  「兄长,别太见外了,我们可是结了娃娃亲,以后可是亲家,是一家人了, 所以兄长叫我一声贤弟就可,难道大哥对我有意见不成。难道兄长忘了,当时我 们共患难之时,说过,若是两家生下的孩子一男一女,则做夫妻。」李晟看着在 一边玩耍的两小孩说道。澹台文韬也跟着看了过去。
 
  在一旁的两个可爱的孩子正在一起互相追逐,嬉闹玩耍。两孩子大约都五六 岁,女孩儿叫李清璇。是李晟的第一个孩子,也是唐国的长公主,身份之高贵。 她有两条弯弯的眉毛,像那月牙儿。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流露出聪明伶俐的神色。 粉嫩的脸颊上两团粉嘟嘟婴儿肥,显得活泼可爱的小仙女似得。她那一排雪白的 牙齿,一笑起来,十分逗人喜欢,因为玩耍,精致脸蛋上红扑扑的。可以预见这 女孩儿长大后,必是个倾国倾城之绝色。
 
  而女孩旁边有点的虎头虎脑男孩子,名叫澹台凌云,也就是澹台文韬的长子。 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眉毛下镶嵌着一双机灵的大眼睛,不时滴溜溜地转动下, 显示出一股机灵而淘气的劲儿。真是一对金童玉女。
 
  「呜呜呜……」
 
  「凌云哥哥别哭,好不好,我们来玩过家家好了」原来凌云在玩闹中不小心 摔倒,大概摔痛了,所以哭泣起来,而小萝莉清璇正在旁边拉起凌云,把他身上 的灰尘拍掉,奶声奶气的声音让人很是喜爱。大概前几天有人成亲,所以好奇, 也当游戏玩了起来。「清璇给凌云哥哥做新娘,我长大了还要给凌云哥哥做新娘, 凌云哥哥好不好」。小萝莉说道这里还知道害羞了,很不好意思的微微地下头, 稍微害羞了一下,又坚定的抬起头。
 
  「嗯,好,我们拉钩」「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再来盖章。」两人露出纯 洁的笑容,男孩的泪痕还是清晰可见,两人的拇指贴合在一起。这时候,两颗纯 洁小小心灵也更相近,两人的誓言留在他们的心田,没有干扰,刹那即永恒,真 是一幅唯美的画卷。
 
  看着这么唯美的一幕,两男人也露出欣慰的笑容。
 
  「唐…贤弟所说的形势变化体现在哪里」
 
  「隋国国君不知修炼,只知享乐,身已年迈,身体越来越不行了,根据最近 细作传来的消息表示,可能就会在近期故去,而准备继位的储君很可能就是隋国 最小的儿子杨斌,此人不像其父只之享乐,却很像已故去的前隋君,所以很得其 父欣赏,所以才传位于他,此人很有攻击性,有大野心,志向一直以一统一天下 为目标。所以我才会说天下形势要改变了。」
 
  「没想到隋王已经不行啦。唐王不会只看到表面的隋王,就真以为隋王是那 么平庸吧,要是真那么平庸,不可能在他那么多的兄弟中,以无法修炼的体质登 上王位,这些都是隋王做给天下人看的,据这么多年的观察,隋国在其父手里其 实已经被掏空,其实已经是外强中干了,却能在短短几十年间就已恢复,更比其 父时更加繁荣富强,其手段不可谓不高明。要不是他不能修炼,所以没能延长寿 命,不然我想,现在肯定以守势转为攻势。我真是佩服隋王啊,能在天下人中伪 装成平庸无能之人这么多年,不为己之名声,真是大丈夫能屈能伸,其心机之深, 其为人让人捉摸不透,要是隋国一直在他的统治下我们真该担心了。现在换成杨 斌也不无是件庆事」
 
  「听兄长这么一说,还真是万幸啊。」李晟思索之后感叹说道。
 
  「唐王的细作可以在隋王死后,给杨斌弄些混乱,不可让其立马就对外发动 战争,杨斌的其于兄长不可能不想要这个王位,可以从这里下手策反,唐国还是 太弱小了,还需要时间来发展,…唐王可查出杨斌有无弱点否」
 
  说道正事,李晟也没在意澹台文韬的称呼了。「暂且不知杨斌其为人,我们 的细作查探到最近隋王可能传位于他,才开始留意起来他来,只听说知其人贪恋 美色,府中美色无数,都是一些刚了解的,其他的暂且不详,还在查探中」 
  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
 
             异唐前篇【二篇】
 
                二篇
 
  一晃十年转眼即逝,唐国的城东有着一片风景优美树林,汇聚着大量青年少 女于中,踏青嬉游。在里面一株隐蔽的粗壮树叉上面,一对男女静静的依偎在一 起。男子容貌大约十五六岁,长发飘逸,肤白似雪,身体略显瘦削,一身干净简 约的白衣。好一个风度翩翩俊美少年,显出一股脱俗的气质。依偎在其身上差不 多大的女子,身段婀娜多姿,身着一件水绿色的唐国宫裙,略低的粉色抹胸上露 出精美的锁骨,微微隆起的酥胸,虽然只能轻轻一握,确是格外的坚挺,有着一 番别样的风情,束腰裙带收紧的纤细腰肢如杨柳一般,不堪盈盈一握。坐在树杈 上的浑圆挺翘的臀部,在衣裙下依然有着完美傲人的弧度,水绿色的裙摆自然流 露出白皙纤细的小腿…。身上没有多余的装饰物,尽显朴素。淡淡清香扑面而来, 泌人心脾,真是天然去雕饰,清水出芙蓉。
 
  「清璇,刚才你不是说脚很酸吗,来我给你揉揉脚」凌云手轻轻围在清璇纤 细水蛇小蛮腰上,温声在清璇耳边道。清璇顿时娇躯一震,搂住凌云腰间的小手 微微颤了下,显然是刚刚被凌云哈气到耳垂上,显得她心理很是紧张。「不用了, 凌云哥,休息了好一会了,现在已经不酸了,在这里被人看到不好,妹妹的脚走 了这么久的路也脏臭了」
 
  「清璇的脚对我来说一直都是干净的,我怎么会嫌弃自己未婚妻脏臭呢,你 不会忘了我们都定亲了,你现在是我的的未婚妻,以后和我生活在一起的娘子, 相公疼爱自己的娇妻有什么,帮自己的妻子揉揉脚又有什么」凌云让清璇靠在树 上,轻轻拿起她的精致的小巧玲珑脚,准备解开穿在清璇脚丫上的小靴子,首先 入眼的是洁白透着红润的脚踝,入手光滑如玉。
 
  「嘤」没想到在凌云的轻轻触碰下,清璇满脸红晕软到在树上,没想到清璇 的脚会如此敏感如斯。
 
  「凌云哥,能不能不要脱我的靴子,就隔着靴子帮我按摩下好吗!我的脚只 要让人轻轻触碰,我就会全身酥软无力」清璇一脸羞涩的说道。
 
  美人的这样的要求怎能让人拒绝呢,凌云只能隔着靴子轻柔帮清璇揉捏起来, 好逗趣的放在鼻尖闻了下嗅了嗅,「嗯,一点也不臭,还有股幽香」
 
  「凌云哥哥,你坏死了,开起妹妹的玩笑」看着身边带着阳光灿烂笑容的凌 云,那真诚之中略带着几分忧郁的眼神,被他吸引住了,一下子就让清璇芳心大 乱,小鹿乱撞起来。
 
  「我说的可都是真话,不信,清璇妹妹你闻闻,看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两人 在打乐起来,看着身边活泼快乐的清璇。「哎,没想到我们刚定亲,我就要离开 国都了,以后很长时间都不能和清璇妹妹在一起,也不能陪着你玩乐了」气氛显 得很是沉闷,
 
  「伯父为什么一定要你去军中呀,你修炼的家传功法进步不是很快的吗」清 璇想到很久不能见到凌云哥哥也显得很难过。
 
  「我父觉得我身体太过单薄,叫我到军中好好打熬几年,在加上前几年隋国 局势动荡已经平息,很有向外扩张的准备,让我先适应军中,所以要我先在军中 呆个几年,你最近在你的师傅身边有用心修炼玉女玄天决吗。」大概觉得话题太 过沉闷,所以凌云换了话题说道。
 
  「凌云哥,我不在你身边,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不可以变瘦哦。还有不要 提我师傅了,提到她我就生气」
 
  「哦?青衣师傅怎么惹到我们家的清璇了」看着清璇噘着嘴好笑的说道。清 璇的师傅功力高强,来历也是很神秘,没人知道他的出处。连真实名字也不是很 清楚,一直身穿青衣,所以就用青衣称呼她。
 
  和青衣相遇是在清璇十岁那年,玩耍的时候被青衣看到,说她的体质很适合 修炼她门派的功法,就让清璇拜她为师了,凌云当时也想和清璇一起拜师,可惜 她的功法只适合女子修炼,所以就不了了之,她的过往也没有说起过。
 
  青衣有着一张淡雅的面孔,只能算是中等平凡的脸,仅肌肤白嫩,五官端正。 并无出众的脸却有着波光荡漾的清澈明眸,璀璨的眼眸中有着魅惑众生的力量, 冠绝天下,傲视群芳 .朴素青衣无法遮挡的魔鬼身材,丰满高耸的胸脯,雪白细 嫩的肌肤,盈盈可堪一握的水蛇小蛮腰,挺翘圆润的丰臀,还有显露出修长笔直 的美腿,好似上天之杰作,让人分布清她的芳龄到底是几何。有次清璇偷偷告诉 凌云,被一次无意中看到,其实她师傅其实是带了面具的,青衣有着传说中倾城 绝世的容颜,可以让男人发疯、着魔样貌。凌云想大概就是这原因,所以青衣才 会隐藏自己容颜,不然谁会掩藏自己样貌呢。
 
  「还不是师傅有种功法修炼了之后,能让人变得更漂亮,我叫她把功法教给 我,她却不肯,说传给我,会害了我,我才不相信呢,她自己不也练了吗!不也 没事,肯定是私藏,怕我练了比她更漂亮,所以才不教给我,好讨厌,肯定是这 样的。「清璇噘着嘴可爱的说道
 
  「清璇妹妹你现在已经倾国倾城,你要是在漂亮,叫别的女人,还怎么活啊, 我以后还不被你诱惑死 .」
 
  「哪有,我师傅就比我漂亮多了,听说以前,还没我漂亮呢,就是练了那个 功法,所以才变得比我漂亮,不过我可是知道师傅把功法藏在哪里的,还真是隐 蔽的地方呀,还以为我不知道呢,其实我早就知道了,只是在找下手的机会而已, 凌云哥哥,更我修炼了之后,做你最美丽的新娘,等凌云哥哥回来就能看到一个 不一样的清璇,然后天天诱惑凌云哥哥,嘿嘿」虽然清璇这么说,听到爱的人这 么说她,心理美滋滋的,脸上都表露出来了。
 
  「我现在已经离不开你了,清璇妹妹,等我回来娶你」
 
  「我等你回来娶我,我要做凌云哥哥做最美丽的新娘,凌云哥哥记得天天都 要想恋着我,我也会天天想恋着凌云哥哥的,哥哥,吻我」
 
  清璇情动之下眼睛一闭,小嘴迎上凌云的嘴唇……安静的树林,相互拥抱在 一起的爱人,构成一幅极美的画卷。
 
  ……………………
 
  凌云孤独一人站高峰之上,(军营在这里,详情不表)面朝唐国都城,思绪 已飞回相恋的人儿身边,来军营转眼已三年了,没有我在身边,清璇你过得还好 吗,我很快就要回去了,就可以和你成亲。想起和清璇在一起的回忆与说的话。 
  「清璇给凌云哥哥做新娘」
 
  「我长大了还要给凌云哥哥做新娘」
 
  「嗯,好,我们拉钩」「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凌云哥,我不在你身边,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不可以变瘦了哦」
 
  「我等你回来娶我,我要做凌云哥哥做最美丽的新娘」
 
  「凌云哥哥记得天天都要想恋着我,我也会天天想恋着凌云哥哥的」凌云满 满都是甜蜜和愉悦,终于可以见到心中的人儿。
 
  这三年来,经常收到清璇的想恋书信,也书信来往给清璇思恋的回信,也有 一些有趣的事情说给凌云听,『比如在一次她师傅沐浴中,找到机会,偷到青衣 不离身的功法,偷偷背诵了下来。偷偷开始修炼,果然觉得自己变漂亮了。又有 回信说还是被师傅发现到了,不过也没怎么责怪她,就是师傅当时的眼神有点复 杂,有点怪怪的,好像听到一声叹息,觉得肯定是嫉妒她比她漂亮。凌云哥哥等 你回来娶我等。』只是最近的书信却少了,也不知发生了什么。
 
  「将军,这是刚从国都发来给你的信」凌云打开信封,总算收到清璇的信, 心情很是开心,笑容立马凝固在脸上,看了信中内容,脸色立马很是阴沉起来。 「给我准备快马,粮草。我要回国都,快……」
 
  「诺……」凌云交代好军中要务,带着侍卫快马加鞭往国都赶……
 
  信中到底写了什么,让凌云如此失态。各位看官可以猜测下。潜水的朋友留 下你的墨宝,建议与想法可以告诉我,文写的不好继续努力。
 
             异唐前篇【四篇】
 
  喜欢异唐的朋友们,不用找第三篇,因为没写,本来这篇设计是三篇的,有 点灵感,就给她放第四篇吧,要是还写的话就给她补上来,不写的话,当第三篇 也没问题。
 
                四篇
 
  夜幕降临,一身风尘仆仆的凌云终于赶到隋国都城,隋国满城喜庆过后的余 晖的样子,满城却还在谈论昨日,国君新娶的贵妃像仙女似的。经过旁听才知晓, 昨日是隋国国君大婚日子,新娶就封为贵妃,满城还在谈论此事。别人或许欢庆 祝,但这里不会包括凌云,因为隋君娶得是凌云心爱的未婚妻清璇。
 
  「清璇我还是来晚了……清璇,几年没见,你还好吗!我马上就来救你,清 璇等着我……」凌云在心中呐喊着。
 
  当回到唐国,却知道清璇已不在唐国,已前往隋国要嫁给隋国国君杨斌时, 凌云差点疯魔了,自己心爱的女人,自己竟然不能保护,还是男人吗?就立即简 装前往隋国。
 
  当时信中不清不楚的,就叫凌云回来和清璇成亲,很急迫的样子,虽然没说 什么,但凌云却知道肯定是发生了重大事件。交代好军物,就快马加鞭赶往唐国 都城,却在中途发生意外……
 
  在几个月之后才回到了都城,没想到听到的噩耗,自己的父亲澹台文韬早已 在几月前被隋国擒住,逼迫长公主嫁于隋君,现今清璇早已前往隋国的路上,为 了能追上清璇,凌云没有了解详细的情况,就急急前往隋国。紧赶慢赶还是晚了 一日,木已成舟。昨日杨斌与清璇已拜过天地,结为夫妻。并昭告天下,封为贵 妃。
 
  (虽然隋国,没有真正意义上统治天下,但是其余弱小诸侯国,还是在一些 无关自身利益方面,听从隋国调遣,让天下稳定了几十年和平,小摩擦不可避免 的,算是另类的统治天下,隋国前任国君就是以皇帝自称的,所以这里封了个贵 妃,虽然刚娶就封贵妃有点高了,还是表示皇帝对她的宠爱有加吧,别人就算有 意见,也不敢提出,别的诸侯国王在内心里都是不承认这个皇帝的地位,不过还 是不敢明面发出)
 
  凌云挑好一间中等规模的客栈,作为此次落脚的地方。然后围着隋国王宫四 处查看,有无漏洞,可惜皇城守卫还是挺森严的。凌云现在的心很乱,(自己深 爱的女人做了别人的女人,心不乱才有问题)
 
  「我一定要带清璇离开,哪怕这里是龙潭还是虎穴,我也闯一闯。」
 
  夜深时分,总算在王宫护卫交接松懈的时候,他轻易躲过地而后翻墙入内, 经过几次躲避总算进入了王宫内院。在多方观察下,无声无息的来到了清璇的大 院外。发现院子精致典雅,院内灯火通明,可以看出杨斌为了得到清璇垂青,而 别出心裁的挑选了这宫苑。为了不被发现,只好暗中偷偷潜入进去,以他现在一 流的身手,还是轻而易举的完成,已潜入到清璇睡房外。
 
  从清璇居住的房屋半开的窗户里,正从里面透出微弱朦胧的光亮,凌云打算 要悄悄进去时,忽听到从里面发出微弱呻吟声,从半开的窗户里,看到了那令凌 云直欲喷鼻血画面。好一幅春宫图,只见眼前一个高大健壮的身影,应该是隋国 国君杨斌,(为什么猜测不是太监。能再王宫内院还长了胡须和JJ也只能是隋 君杨斌了)现在是在清璇的宫苑中,难道杨斌身下婉转呻吟的女人,就是自己心 爱的女人清璇?尽管已三年没有见到心爱的未婚妻,可是在那微弱的光亮中,忆 昔看到昔日的熟悉。清璇的面容改变了很多,眼前那女人的娇喘的面孔让凌云心 中一阵狂跳。特别是那经过剧烈撞击而晃动的饱满丰润的胸乳是那么的有人可口, 从以前微微隆起的不太明显鸽乳变成现在伟大。还有那如歌如泣的呻吟让凌云一 阵心烦意燥。气氛之下即欲进入砍杀了这对奸夫淫妇。忽想到过忘与清璇从小在 一起点点滴滴,一幕幕就像是在眼前回放。
 
  「清璇长大了给凌云哥哥做新娘」
 
  「凌云哥哥我们拉钩」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凌云哥哥,我不在你身边,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我等你……回来娶我,我要做凌云哥哥做最美丽的新娘」
 
  「凌云哥哥,你坏死了,就知道欺负清璇」
 
  「和凌云哥哥在一起,清璇最开心了」
 
  「凌云哥哥,我们永远不分开好不好,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清璇,这时候的你,还记得我们发的誓言吗?虽然我知道这可能不是你自愿 的,但是我的心为什么那么的痛,就像心碎了似的,心真好痛,好痛……清璇你 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
 
  凌云手捂胸口,眼睛却一直没有离开眼前的春宫画面,这时候,自己深爱的 未婚妻正在被隋国国君杨斌深深的插入,一脸欲拒还迎的娇羞,一声声魅惑的娇 吟,正是从清璇的口中发出,两人正忘我地交媾着。清璇胸前那对白皙而饱满的 胸乳,则随着两人交合的动作,轻轻地上下摆动着。两点嫣红,像两颗诱人的葡 萄,让她身前的杨斌看得双目一阵火热,从剧烈的喘息中,可看出杨斌畅快。片 刻,清璇的左乳便被杨斌张嘴含了下去。
 
  「嗯……」清璇发出了一声娇吟。
 
  随着他们忘情的投入,可以看出他们已经做好一段时间了。
 
  「啪……啪……啪……」那一声声的啪啪敲击凌云的心中,就像是在狂扇凌 云脸孔似的。
 
  凌云在心中轻轻歎了一口气,眼中闪过无比落寞的神色,离开这让自己伤心 欲绝之地,准备打听父亲消息。
 
  「你是凌云少爷?」一声悦耳声音叫醒凌云思绪。
 
  「你真的是凌云少爷」第一声不是很确定的话,第二声已经非常确定了。 
  失魂落魄行走的凌云,没想到已经走出很长的距离了,要不是这里很是隐蔽, 应该早就被发现了。忘记隐藏身形的凌云还是被一身侍女打扮的女子看到,她长 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精巧挺拔的鼻子,细腻红润的红唇,完美无瑕的肌肤,嫩 白光洁,如同婴儿。娇躯修长丰腴,胸脯高挺,臀部浑圆,腰身纤秀,两腿修长 而笔直。让凌云很是眼熟,好一会,才回忆起像是清璇身边贴身侍女之一的宁莜 雨,也是一起玩到大的玩伴。因为三年没见到了,在经过刚刚的打击,一时没有 想起,不确定的问道。
 
  「你是小雨?」
 
  「小雨你怎么在这里,哦,我真糊涂,公主都在这里,你是她贴身侍女怎么 可能不在身边呢」凌云落寞的说道,因为无法接受刚刚发生的事,一时反应迟钝。 
  「凌云少爷到这里说,不然被别人发现你就好了,少爷你怎么会出现这里, 我们大家还以为你死了,公主和澹台将军要是知道你还活着的话会非常很高兴的」 被小雨带到一间偏僻的厢房中,应该是某个太监住的地方,从里面挂的衣服几能 判断出来。
 
  「小雨你知道我父亲关在哪里的了吗?」虽然不能再和清璇再一起,但是自 己的另一件事就是为救出父亲。
 
  「其实将军就和我们住在那边,是公主安排的。」小雨指了指某个方向。 
  「我父亲他还好吗」
 
  「澹台将军自从知道你失踪了,还传来死讯之后,精神极差,整个人消瘦苍 老了许多,变得沉默寡言,长公主一直都担心你,对了,少爷,公主派人发给你 信之后,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你现在带我见见了我父亲,等会再说我的情况,你先告诉我不在这三年到 底发生了什么」
 
  「少爷你先换上这件衣服,出去见澹台将军会方便点,公主的事,我慢慢说 给你听」凌云只好换起屋内的太监外衣。幸好在来见清璇之时,洗涮干净,胡须 也刮掉了,不然还真不好隐瞒。穿上太监服装,还真像那么回事。
 
  「自从凌云少爷你三年前,离开长公主之后。公主随后的日子里,精神很不 佳。后来在公主师傅那里住了一段时间回来,才好起来了。练功也勤奋起来了, 之后我们竟然发现公主气质容貌越发的娇艳起来,有时连我们这些女人都被公主 迷住了,之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公主的芳名竟然流传了出去。」
 
  「竟然从以前的国色天香榜,直升到祸国殃民的女神榜单,要知道祸国殃民 的榜单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上去的,自古至今也就那么几个人才上榜,也都是好几 百上千年的人物了,近段时间也有一位,不过可惜的是已经失踪了很久……」 
  「自从公主的芳名传出去之后,很多慕名而来到了唐国都城,就是想目睹公 主的芳颜而不得。给唐国国都带来了很大的繁荣,也吸引了很多的人才。在半年 前,隋国国君也听说了,派使者前来提亲,那使者说话语气傲慢无礼,被气愤的 澹台将军斩杀了。」
 
  「为了不让你担心,也就没有告诉你,随后隋国边界聚集兵源,澹台将军只 能前往前线,在中途被包围,澹台将军自己知道已经逃脱了了,而且也知道他们 的目标是澹台将军本人,随后交代手下带回亲笔书信叫你回来和公主快速完婚, 你母亲和公主商量好了给你送去书信,却没想到随后却收到你的死亡消息,当时 公主和你母亲听到这个消息,差点快要崩溃了,要不是想到凌云少爷的父亲还被 抓在隋国,需要救回来,当时公主差点就要随你而去了。」
 
  凌云听到这些曲折事件,才知道前段时间,清璇的书信为什么会变少了,大 概怕从书信中让自己看出什么端倪来,又有对自己的思恋不能用书信回复我,可 以看出当时清璇心理的矛盾。直到父亲被捉,才会有了那封信。心里这样想着, 继续听着小雨说下去。
 
  「虽然公主和凌云少爷只是订亲,还没成亲。但是公主已经把自己当成澹台 家的人了,为救出澹台将军就做好牺牲自己,请求唐王愿意前往隋国。然后等救 出澹台将军,就赴黄泉与你汇合,我是有次无意中发现,长公主偷偷建了一座你 俩人的衣冠冢,才猜测到公主的心思。天可怜见,没想凌云少爷你还活在人世间, 公主要是知道少爷你还在人世间,一定很高兴的」小雨说着说着已经泪流满面, 又为二人能相见而破泣而欢笑。
 
  听到这里,凌云心理也很不是滋味,为刚刚从清璇那里而感到愧疚。心想清 璇为了自己牺牲真么大,感情之深。而自己也终究还是无法割舍对清璇的感情啊。 
  当来到偏僻院子里,见到苍老的面容父亲时,凌云控制不住哭泣起来,没想 到父亲为了自己苍老这么多。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你是云儿」澹台将军不敢确定的问道。
 
  「父亲是我,我没死。」两父子激动拥抱在一起流下感情至深眼泪,谁说男 儿不流泪,只因未到情深处。
 
  「为父对不起你啊,没能让你和清璇在一起,还连累了你与清璇」
 
  「父亲别说了,不是你的错」
 
  「云儿,你不是失踪了吗,怎么出现在这里,而且你的功力好像也涨了很多, 为父现在已经看不清你」
 
  「一言难尽,当时收到回信叫我赶紧与清璇成亲,我就觉得很是蹊跷,一定 发生了什么严重事,就快马加鞭往家赶,因为情急而被人埋伏,打落悬崖,还好 我大难不死,遇到奇遇,才有了现在的修为。」虽然凌云很简单概述了当时的遭 遇情景,让人唏嘘不已。
 
  「我们父子同时遭到这种打击,可见这种是杨斌脱不了干系,而且隋国在我 国经营的情报网可真是了不得啊……」澹台文韬感叹说道。
 
  这时候,黎明的曙光揭去夜幕的轻纱,吐出灿烂的朝霞。凌云看时间也快天 明,把清璇牺牲说了出来。「清璇是个好孩子,云儿,现在木已成舟,已成定局。 而杨斌也答应今日让为父回唐国了,我知道你不会离开的,,也帮不了你了,一 切都要靠你自己了。」
 
  「清璇为我牺牲这么大,我要想办法,一定要救出清璇,不能陪伴父亲回去, 只能希望父亲能保重身体。」
 
  「好孩子,这是唐国情报联络地,我离开之后你与他们接洽下,应该可以帮 到你」
 
  ………………
 
  当见到匆匆而来的清璇,一身华丽典雅宫裙,金钗摇曳,珠玉闪烁,一头青 丝晶莹发亮,垂到腰间。一点朱唇,明眸清澈璀璨而夺目,好似天上星辰闪耀夺 目。她身材最为妖娆,那纤细的腰肢,给人感觉简直一个不小心就要折断一般。 腰间琅嬛玉佩叮咚作响,素手如玉,细碎的步子如行云流水,,像是一朵白色的 雪莲,宛如画中仙子走入人间。
 
  她的美目带有一丝惊喜和不敢置信,也带着一丝疑惑。在这大厅内,她用力 咬着嘴唇,忍着哭声,可是眼泪还是扑簌簌地落下来。三年未见的两人无声胜有 声默默的对视着,流露出对两人互相的思恋,几息之间好似万年,最后还是清璇 声音微颤最先开的口,「凌云哥哥,真的是你吗?我不是做梦吧,不会梦一醒你 又会不见了……」声音悦耳,柔柔的,就是有点哭腔在里面,但还是给人很舒服 的感觉,正是自己日夜思恋人儿清璇。
 
  凌云亦同样激动得声音有些嘶哑,「是我,清璇你不是在做梦,你摸摸… …」
 
  清璇终於不顾一切地扑入凌云的怀里,梨花带雨,喜极而泣。
 
  好半响,紧紧抱着这有点陌生而又强壮体魄的清璇才抬起头,有些不好意思 地拭去眼泪,望着他这张三年多没见有点陌生的脸,却又熟悉的味道,眼带请求 地道:「凌云哥哥,我们在也不分开了好不好」
 
  凌云立即拥抱着清璇柔若无骨的身体,献上火热的香吻。清璇的嘴唇柔软而 富有弹性,淡淡的清香从她的身上传来,刹那间把凌云的理智淹没,两人便这么 站着拥吻了起来,好似要把对方揉进自己身体一般。
 
  好半响,凌云忽然想起了什么,动作停了下来。
 
  「凌云哥哥,你怎么啦?」清璇疑惑的问道。
 
  凌云看着眼前,他最心爱的未婚妻,轻吸一口气,道:「清璇,你怎么这么 傻啊,我不值得你为我做这么多的」
 
  「嗯…。凌云哥哥你值得……凌云哥哥,你不会不要我吧?」清璇拉着他手, 轻柔而颤动的声音有些悲伤的抽泣着。
 
  「放心吧清璇,我是在也不会放开你了,我要用一辈子,再也不让你离开我 半步,我发誓……」轻轻地将清璇揽在怀里,凌云柔声抚摸着清璇的肩膀道。看 着怀里的人儿,经过自己的安慰后,清璇的情绪平静了许多,小脸上还残留着几 丝泪痕,让清璇显得是那么的梨花带雨,楚楚动人。
 
  忽,「凌云哥哥,我还是完璧之身」清璇在凌云的怀中用细蚊般的声音的说 道,要不是怀抱中的人儿距离近,还有凌云的耳聪目明,应该就听不出来。不过 这一声还是让凌云一呆,不知觉间松开了清璇。只听清璇扑哧一声就笑出声来, 那粉色抹胸遮掩的酥胸颤巍巍的,尺寸傲然,让凌云一下离不开眼,清璇眼波流 转间,甚是娇媚,美貌风情,身上异香暗浮,那一颦一笑,举手抬足之间都带着 一丝媚到骨子里地媚意,属于那种多瞧两眼都能勾起男人原始冲动地尤物。真难 以让人相信,刚刚还是不沾染一丝一毫的人间烟火,亭亭玉立仿若仙子和现在是 同一个人。只见清璇眼波一转,回眸一笑,嘴角微微翘起。顿时风情万种,百媚 丛生。没把凌云迷晕。看着清璇粉红粉唇,琼琼瑶鼻,梨花带雨清水朣朦,弯弯 柳眉,让凌云砰然心动,四目相对之下,凌云忍不住就吻了上去……
 
[ 本帖最后由 a198231189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wj522金币 +11感谢分享,论坛有您更精彩!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8-06-23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