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天堂2017无码av,亚洲天堂2017手机版,手机avtt天堂网2017,av亚洲天堂2017手机版,2017年最新av网,2017亚洲天堂最新地址
首页  »  都市言情  »  [花团锦簇](05下)作者:凤隼
[花团锦簇](05下)作者:凤隼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亚洲天堂2017无码av 亚洲天堂2017手机版]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492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变招下
 
  高岚除了腿上的丝袜什么都没穿,如果他坐在张文海腿上,外面路过的人有 可能透过保安室的窗户看见她。但高岚丝毫没有在意,大大方方地坐了下去,还 伸出双手抱住了张文海的脖子。
 
  「这是我们特种部队会用到的一种速记方式。」张文海指着地图说道,「这 上面的点、线、圈等等标记都有各自明确的含义,组合起来之后可以表示非常丰 富的意思。」
 
  高岚指着地图上一块圈起来的区域问道:「那这一块表示什么?」
 
  「这表示他多次在下午四点经过了这片区域。」张文海说道,「所以我可以 推测这是他回家的必经之路。」
 
  「你知道那里是什么地方吗?」
 
  「不知道。」
 
  「那是硕渠市的欢乐窝,知道的市民一般都叫老鼠区。」高岚说道,「清纯 处女走进去,淫荡婊子走出来,基本上就是这样。」
 
  「你去过?」
 
  「没有,一般人不敢去那里。」高岚腻声说道,「不过主人去的话,一定可 以大杀四方。」
 
  「不过就是个治安差的街区罢了。」这种地方张文海在美国见过很多,「什 么人会经常路过那里呢?」
 
  「那里只有晚上才可怕,白天和市里别的地方没两样。」高岚说道,「我高 中的时候每天上学放学都会路过,就因为这个原因我们高中连晚自习都没有。」 
  「那你知道老鼠区附近有多少能住人的小区吗?」
 
  「总共就两个,刚好背靠背挨着。」高岚说道,「我记得有位摄影师前段时 间在那里搞了个街拍,他的微博上应该有很多照片。」
 
  在高岚的帮助下,张文海找到了摄影师的微博,看着足足一千多张照片,他 觉得头有点大,不过刻苦训练出的敏锐目光还是让他发现了关键的线索。 
  「你看,照片的角落里,是个穿制服的空姐吧。」
 
  「我看看。」高岚凑近屏幕仔细看了看,「这应该是正规的航空公司制服。」 
  「错不了,眼镜男肯定就住在那里。」张文海抓住高岚的双乳用力揉捏着, 「大获全胜,功劳有你的一半。」
 
  「主人,还有点疼……」
 
  傍晚时分,张文海和三女一起吃着晚饭,席间的小动作自然少不了,可她们 还没从下午的溃败中完全恢复,高岚更是多吃了一次小灶,总体上并没有太出格 的举动。送走三女之后,谭丽丽如约而至,穿着和昨天完全一样,只是多背了一 个小包。
 
  张文海问道:「是给我的案卷吗?」
 
  「不是。」谭丽丽说道,「根本就没有贺平的案卷。」
 
  「怎么回事。」
 
  「他是自然死亡的。」谭丽丽说道,「不过我从同事那里帮你问到了不少情 况,你想知道什么?」
 
  「贺平到底什么时候死的?」
 
  「五年前,在自己的办公室突发脑溢血,等到秘书发现送到医院已经来不及 了。」
 
  「他的家属是两年前举办的葬礼?」
 
  「没错。」
 
  「为什么?」
 
  「因为他女儿接班的时候才刚刚二十岁,由于担心她无法在公司里建立威信, 就暂时隐瞒了这件事。」
 
  「是他家属主动要求隐瞒的?」
 
  「是,但贺平的死亡证明显示的时间是五年前,这个改不了。」
 
  「行,多谢你了。」张文海说道,「你让我查的眼镜男,我查到他的住址了。」 
  「这么快!」
 
  「这上面写得很详细,只不过没有门牌号。」张文海递给谭丽丽一张纸, 「别忘了你说过的报酬。」
 
  「你怎么查到的?」
 
  「有穿制服的空姐去过。」张文海说道,「肯定是被眼镜男叫去陪睡的。」 
  「也可能人家就住在那里呀。」
 
  「相信我,绝对错不了。」张文海说道,「不过你抓的时候要小心,免得打 草惊蛇。」
 
  谭丽丽打开了纸条,眉头一皱说道:「他怎么住在那种地方?」
 
  「你也知道老鼠区?」
 
  「当然知道。」谭丽丽说道,「我好几次向上级报告,想去那里整顿治安, 可惜都被驳回了。」
 
  「你上级是为了你好。」张文海说道,「想要整治老鼠区,还得从孤芳会下 手。」
 
  「我走了。」谭丽丽收起纸条,「我明天就带人去抓他,只要抓住就过来付 给你报酬。」
 
  没什么事可做,张文海又开始在校园里闲逛,突然他发现一间教室亮着灯, 便轻手轻脚地走了上去,想弄清楚里面的人究竟是谁。按说学校放了月假,就算 有不回家的师生,此时也应该待在宿舍楼,张文海白天离开过,他担心学校里会 不会进了不该进的人。
 
  靠近开着灯的教室,张文海听见里面传出女性刻意压低的呻吟声,难道有人 在偷情?可他没听见第二个人发出的声音,那么可能性几乎就只剩下一种了。这 间教室没有朝向楼梯的窗户,张文海只能从门缝朝里看,如他所料,教室里正在 上演着香艳至极的戏码。
 
  一个长发女人坐在空荡荡的教室里,旁边扔着一套黑色练功服,女人全身赤 裸,连内衣都没有,一只手抓着自己的乳房,另一只手则在夹紧的两腿之间不断 扣弄,她半闭着眼,嘴里不断发出若有若无的动人声响。
 
  从张文海的角度,正好能看见女人的正面,乳头和乳晕的颜色显示女人有一 定的年纪,但双乳形状依然挺翘,全身上下洁白无瑕,一张俏脸更是娇嫩得如同 双十少女一般。难道她就是田小艳?反正对张文海来说,女人自慰虽然值得一看, 但丝毫体现不出一点点气质,想到自己这个时候进去会很尴尬,张文海决定多等 一会儿,看看女人还会做什么。
 
  大约五分钟后,女人双手的频率开始加快,嘴里短促的呻吟变得悠长,虽然 还在努力压抑着,但音量已经有了明显的增加。张文海认为这个女人一定属于天 生性欲较强的那种,只是因为落后的教育让她选择回避自己的欲望,而不是坦然 面对,他从女人的表情就可以知道,刚才那波高潮已经是女人DIY的极限,但 离她的真实需求还有相当大的距离。
 
  女人坐在地上休息了一会儿,慢慢穿上练功服开始练习压腿,张文海悄悄退 到楼下,故意加重脚步走了上来。
 
  这点时间应该足够屋里的女人平复心情了,张文海走过去敲了敲门,接着问 道:「你是谁?」
 
  女人回头看到一个男人的时候,神情还是有一丝慌乱,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平 静:「我是舞蹈二班的老师,田小艳。」
 
  「原来是田老师,这么晚了还在这儿练功啊。」
 
  「对啊,年龄大了,不多练一练身体容易僵硬。」田小艳说道,「我和那些 年轻姑娘没得比了。」
 
  「我可听说田老师是广益三女神之一啊,学生们私下里说起来都自愧不如呢。」 张文海承认穿上练功服的田小艳的确气质出众,甚至有一些圣洁的感觉,「月假 才刚过去一半,田老师回来得这么早。」
 
  「我在家待着也没意思,就早点回学校,说不定还能给没回家的学生多补补 课。」田小艳说道,「我中午回来的时候你不在,我也就没有登记。」
 
  「没关系,月假期间校门不关,用不着登记。」张文海说道,「我是看着教 室里有亮光,就上来看看,怕进来一些不该进的人。」
 
  「我就想趁着人少练练功,没想到给你添麻烦了。
 
  「嗨,没事。田老师也别太用功了,睡前激烈运动可能会失眠,你看看地上 流的汗。」张文海当然知道那些水渍不是汗,他只是想看看田小艳的反应。 
  「嗯,我知道。」田小艳捋了捋头发试图缓解尴尬。
 
  张文海清楚地看到黑色练功服胸前凸起了两个疙瘩,这是个绝好的机会,他 准备在舞蹈教室好好滋润滋润这朵名花,让其在无与伦比的绝妙感受中彻底完成 绽放。
 
  反锁上舞蹈教室的门,张文海慢慢逼近田小艳,他说道:「田老师,你知道 吗,在我之前所有的保安都想把你压在身下,狠狠地教训一顿呢?」
 
  「你……你在说什么?」田小艳胸前的凸起变得更大,张文海相信自己选对 了方法。
 
  「我是说我也想肏你。」张文海双手扶住田小艳的纤细腰肢,明显能感觉到 对方身体的紧绷,「刚才你做的事我全看见了,地板上那些根本不是汗水,对吧。」
 
  身体被陌生男人抱住,田小艳肯定心生厌恶,但她也渴望男人能继续,似乎 比起偷偷自慰的荡妇,她更能接受被强奸的受害者这一身份。
 
  张文海拿出手机,上面设置了五分钟倒计时,他对田小艳说道:「我不用脱 你的衣服,就能让你在五分钟之内高潮两次,而且每一次都比你自己弄得要强, 你相信吗?」
 
  「不信。」
 
  「那就是同意让我试试喽。」
 
  「不是,你放开我。」
 
  无力地反抗没有任何意义,张文海双手极快,沿着田小艳的腹部上滑,以迅 雷不及掩耳之势捏住了她突出的乳头。
 
  「啊!」
 
  田小艳的叫声比刚才响亮得多,她连忙用手捂住了嘴,对于她来说,这一声 简直羞耻至极,但真叫了出来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愉悦感。
 
  张文海可顾不上揣测田小艳的心理活动,对他来说身体上的反馈才最真实, 因为刚刚经历过一次并不满意的高潮,田小艳的身体依然十分敏感,他既需要持 续不断地刺激,以调动起对方体内残存的快感,又不能急功近利,让大坝在蓄满 水之前就开闸。要想做到刚刚好,除了精确选择刺激区域外,隔着衣服就成了最 简单的辅助手段。
 
  张文海有些佩服田小艳的忍耐力,身体明明抽动得越来越厉害,却死死咬住 嘴唇不发出一点声音。但这难不倒他,在对胸部的进攻达到效果之后,张文海把 右手放在腰腹部轻轻摩擦,左手则握住了弹性十足的翘臀,五指深深陷进软肉里。 
  田小艳被抓得疼痛不已,这正是张文海所期待的,技巧的关键在于抓起臀肉 的大小,手劲大的人多抓一点,手劲小的人少抓一点,需要男人对自己的握力有 清晰的认识,并能持续稳定地发力,这样做的目的是给予女人适量的疼痛刺激, 引发大脑分泌内啡肽,进一步增强快感。
 
  倒计时还剩三分二十秒,张文海估计时间差不多了,他右手按压着田小艳的 肚脐位置,左手顺势向前滑进两腿之间,隔着裤子在阴蒂上轻轻弹了一下。 
  「啊……」田小艳终究还是没能忍住,而且这次她没有力气用手去捂嘴了。 
  张文海的左手被田小艳的双腿牢牢夹住,没有来得及抽走,练功服并不能阻 挡汹涌而出的爱液,他的整只手都被浸湿了。
 
  「你的喷潮好强大。」张文海问着田小艳头发上的香气,「以前从来没发现 自己有这种天赋吧。」
 
  田小艳低着头没有说话,这的确是她人生中最强烈的一次高潮,也是她第一 次知道,原来自己下身那道不起眼的缝隙,竟然还蕴含着这么大的潜力。 
  「还剩三分钟,我可不能让你休息。」张文海已经准备好了下一轮活动。 
  「别……」田小艳双手紧紧抓着墙上的栏杆,「你让我走吧。」
 
  张文海没有理睬她,反正左手被死死夹住,他索性勾起手指,在泉眼上轻轻 刮了起来,每刮一下,张文海就能感到一股新的液体涌出,被自己牢牢锁住的娇 躯也会同时剧烈地震动一下。很快田小艳就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她瘫倒在地上, 眼里泛着晶莹的泪花,看向张文海的目光十分复杂,但绝没有一丝丝的恨意。 
  张文海将田小艳双腿分开,重点进攻她的大腿根内侧,双手无数次扫过柔软 的花芯,却不肯在上面多施加一分力量,倒计时还剩一分钟,可以说非常充裕。 田小艳期待着男人在自己的阴蒂上再来那么一下,那双手却迟迟没有满足她,尽 管大腿上传来的触感也很舒服,可毕竟只是隔靴搔痒,她需要能够直击心灵的冲 撞,她甚至想自己动手——前提是她能坐起来的话。
 
  「还是二十秒,我赢了。」张文海在田小艳最期待的位置用力按了下去。 
  「呀……啊……」
 
  高亢的叫声足足持续了十多秒,田小艳整条裤子都湿透了,她觉得自己就像 是汪洋大海上的独木舟,随时会被奔涌的浪潮吞没。
 
  「田老师,感觉怎么样?」张文海也坐在地上,抱住田小艳柔若无骨的身体, 「性欲强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没必要自己跟自己过不去。」
 
  「你放开我。」田小艳无力地挣扎着,「我不想变成一个荡妇。」
 
  「你的身体刚刚可不是这么说的。」张文海又在她的下体按了一下,「瞧, 现在还能出水呢。」
 
  「你这是强奸,你这是……」田小艳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毕竟自己还穿着衣 服,说张文海强奸实在有些勉强。
 
  「学校老师宿舍都是单间,你为什么特意跑到舞蹈室自慰?」张文海说道, 「特意开着灯,门也没有关严,难道不是期待着被人发现?」
 
  「不是,我不是荡妇。」
 
  「一边希望女人千娇百媚,一边看不起荡妇,这种观念根本自相矛盾。」张 文海说道,「同样都是人的欲望,凭什么性欲就比食欲低等?」
 
  田小艳说道:「不吃饭会饿死,不做爱不会。」
 
  「原来你是这样认为的。」张文海说道,「可要是没有性,人类同样会灭绝, 二者之间有什么差别呢?」
 
  田小艳无法回答,张文海继续说道:「田老师,你知道是谁让我来找你的吗? 是余蓉。」
 
  「小蓉?」
 
  「没错,她说你整天都不开心,希望我能让你感受到高潮,从而让你更开心 一点。」
 
  「小蓉也被你……」
 
  「她可是把全身心都交给我了,不像你连衣服都没脱。」
 
  「我……我还没想好。」田小艳说道,「你能让我和小蓉单独谈谈吗?」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8-06-23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