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天堂2017无码av,亚洲天堂2017手机版,手机avtt天堂网2017,av亚洲天堂2017手机版,2017年最新av网,2017亚洲天堂最新地址
首页  »  综合小说  »  [暮色](1- 6)作者:oookkk
[暮色](1- 6)作者:oookkk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亚洲天堂2017无码av 亚洲天堂2017手机版]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14425(1- 6)

  黄昏,校园里的喧闹渐渐沉寂下来。

  高老师走过来的时候,我赶紧把赵燕的肉色丝袜揣进裤兜里,刚才,又和她在树丛鬼混了半天。

  高老师停住脚步:「余军军,你又挂科了,最近你可不像以前那么用功,功课要抓紧啊。」

  我惭愧地低下了头,喃喃到:是,高老师。

  女老师30多岁,娴静、文雅,课讲得非常好,眼镜后面总是透着善良、亲和的目光,想起自己干的那些事,心里一阵羞愧。

  好在高老师并没有多说,点点头走过去了。

  身后树丛里钻出赵燕的身影:" 高老师没看见吧。" ,赵燕和我一个班。
  「哪能呢,我的身手你还不了解」

  两个人得意一笑,各自回宿舍了。

               第一章潜欲

  我和赵燕是大二时走近的,经常QQ聊天时,她大胆地勾引我,按说她1米62的个子,圆脸上不大的眼睛,长得不算靓,但这个女生很不安稳,属于主动攻击型的。

  校园里那些男女之事,不用多说,我们很快打的火热,经常出去厮混。
  有一天,她在QQ上让我看一些图片,都是SM女王一类的,起初我觉得很无聊,但她仿佛乐此不疲,还骂我是土包子,什么也不懂。

  晚上在校园树丛里,她一脸坏笑着我说,「军军,你不想尝试SM一下吗?」,「喂,你那些乱七八糟图看多了吧,变态不啊!」「我就想把你踩在脚下,学那些女王。」

  看着她一脸稚气的小太妹摸样,我苦笑道:「咱们正规点行不,我不会那些,也不喜欢」。她扭身就走,我赶忙拉住:「好好,咱们玩轻一些的,你说吧,怎么玩」

  赵燕把从网上学的一些SM套路,开始用来给我洗脑,我木然地听着,快睡着的时候,突然被她用脚堵住了嘴,她的脚趾在我口腔里不断扭动着,一股咸酸的气味充盈脸上。

  爱好这东西真是培养出来的,久而久之,我习惯了她,而且对这种玩法儿好像还点依赖感,每次她都让我把袜子脱了带回去,洗干净下次再给她带来换上。
  赵燕越发的放肆,一次在快建酒店开房,她竟要我喝圣水。从本能讲,我不想接受,但拗不过她的纠缠,只好答应了她。

  随着我们的荒唐进行时,学业已经被我抛在了脑后,每天就是和赵燕厮混在一起。

  又是一个黄昏,我给赵燕打手机,她罕见地没接,一连一个星期,班上和宿舍也不见她的人,这时我才感到,没有赵燕的日子,我好想丢了魂。

  是迷上了她的人,还是迷上了SM。或者两者兼而有之,我自己也说不清。
  一个星期后,赵燕回来了,我问她为什么失踪一个星期,犹豫了一下,她说去外地看同学了。

  我又捧起她的脚,正要起腻,她却狠狠地抽回脚,接下来的话,让我大吃一惊:「军军,咱们的关系结束吧」

  「为什么,你怎么突然这样说啊」

  「没什么,我已经腻了,而且,咱们也别保持这种关系了,对你对我都好」
  我一阵莫名的羞辱感涌上来,「我对你这么好,什么都顺着你,你说变心就变吗」

  「你不要对我再纠缠了,我们以后就做普通同学,我真心的劝你,希望你听进去」。赵燕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回到课堂,我突然感觉这里对我是那样的陌生,高老师用它哪温婉的声音在讲课,同学们在认真做着笔记,而赵燕坐在我斜对面,竟像没发生任何事一样。
  一年来,我功课丢了,球不打了,哥们儿的聚会也不参加了,甚至连给家里打电话都少之又少,有钱就陪她逛街,她让我做种种不堪入目的举动,来满足她对SM的好奇。一时间,恼怒、屈辱,使我对这个小贱人充满了愤怒,下课后,我转身走出了教室,径直向教学楼后的树林走去,那是她回宿舍的必经之路。
  赵燕显然是另有新欢,否则她不会这么突然甩了我,等她来,我把他拽进树丛,来硬的也要找回个说法。

  赵燕却没有来,正当我四处四处张望的时候,手机响了。

  是赵燕。「余军军,你不要等了,我今天不回宿舍,我知道你想干什么。」
  「……」我气得说不出话来,这个平时看来智商不怎么高的女生竟然把我玩儿的团团转。

  「余军军,你别想来硬的,听我的好好分手。」

  「我们再谈一次,一次机会你总要给我吧,我们相好一场,怎么也得给我个说法吧」,无奈之中,我显然底气不足了。

  「那好吧,你来富丽豪酒店,我在大堂等你,我们最后谈一次。」

  五星级酒店,我从没进过,她怎么会在那里等我,我顾不了许多,急匆匆赶去。

  赵燕从大堂接到我,话也没说,领我上电梯到18层,用房卡刷开门,我才看见,这是一个装修豪华的套间,客厅一圈猩红色的沙发下,铺着厚厚的地毯。
  「坐吧,你想说什么」。

  「燕子,我……」

  赵燕突然扑过来,一把抱住我,泪水瞬时涌满了脸颊,「军军,什么也别说了,我再给你一次,我们正正规规的做一次恋人,好……吗……」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赵燕,以前的嬉笑yin邪都不见了,我紧紧的拥抱着她:「你为什么要这样……啊……」

  「别问了,我们最后一次……好好的……好吗」

  我摇晃着她,「为什么!为什么!你遇上什么了,告诉我,你去看哪个同学了,啊!」

  就在赵燕痛苦地闭上眼睛的时候,旁边的电话响了。

  赵燕拿起电话,立时惊恐起来「……啊,是……我不敢,这就……开门……」挂掉电话,她拭去泪水,向房门走去。

  我登时感觉到危险的临近,赵燕一定是缠入到巨大的危险之中了。

               第二章代价

  客房门打开了,走进来三个人,为首是一个个子很高的时髦女人,后边跟着两个男的,一看就是街头的混混。

  「跑到这儿幽会来了,蛮有情调嘛」。女人开口,我看清楚,这个女人大约二十七、八岁,长得不是很漂亮,但很精明利索的样子。

  「王姐,我和他只是最后谈一次,你同意的……」「啊呸!他脸上的口红印还在,还他妈蒙人,你个贱货」。这个王姐很凶。

  看到赵燕很害怕她的样子,我断定这伙人不是什么好鸟,拉住赵燕:咱们走。
  一个脖子上戴着栓狗链子一样粗但不知真假金链子的小子,上来推了我一把,我跌坐在沙发上。我知道,跟这类人,要是动手,一对一我都不是个儿,我是学生。

  " 想走?说的到轻巧,可以啊,知道这儿房费多少钱吗?豪华套房,一天3880块,你们俩拿出来。" . 王姐一脸不屑。

  赤裸裸的讹诈,我转头看着赵燕,她低着头,一语不发。即使被讹了,她显然不可能做局害我,我又怎能说我是被她叫来的。

  「我回去借,给你们送来」,我思忖着,只要离开房门,就打110。
  " 好啊,不过我有点东西要带给你们院长,还有你们高老师,是你帮着带去呢,还是我亲自跑一趟".

  王姐扔过来几张照片,我一看,顿时懵了,全是我和赵燕在校园树丛里厮混的镜头,有一张我在贪婪地用嘴在帮赵燕脱运动袜,还有一张是赵燕骑在我身上,我像狗一样扭过头,赵燕正把运动袜塞进我的嘴里。

  「小子你还硬撑啊,让你们学院都知道你是个变态,你敢吗?你说声敢,我马上放你走」,王姐一脸狰狞。

  我明白了,虽然不知道她们是什么人,也不知道她们目的何在,但肯定是得意忘形中被人偷拍了,赵燕也很可能就是被她们以此胁迫。

  「妈的,你真给我们男人丢脸,还是名校大学生」,一个小子的嘲笑的话引来她们一阵哄笑,我脸红到了脖子根。

  赵燕啊赵燕,干什么不好,你偏要带我玩儿这个,想想自己寒窗数载,家里望子成龙的渴望,想想即将毕业,很多单位都来签合同了,如果捅出去,校园轰动的同时,我的大学时代就算以一个烂字结束。

  「哪……你们说怎么办。」我只能服软了。

  王姐眨巴眨巴眼睛,说道:「这就对了,其实,你一个穷小子能给我们干什么,别拿自己当颗葱,你这身坯子,打打杀杀不是料,夜店里当陪侍脸蛋也不达标。」

  我心里怒骂:「我*** ,哥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再怎么样也比你们这些人渣对社会有用。」

  王姐继续说道:「你只告诉我一句话,你想不让这事传出去,替我们干件事,干不干。」

  「你可以先想会儿,不急。」,王姐站起来,走到赵燕旁边,」小贱人,你的账咱们还没算,我让你来这儿幽会来的是吧「,」啪,啪』,王姐两个耳光抽去,赵燕嘴角流出了血。

  「你们不许打她」,我刚站起身,身侧一个小子上来两手穿过我腋下反扣住我的肩膀,一膝盖顶在我的小肚子上,我顿时胸口翻浆倒海,倒在地上吐了起来。
  王姐已经拽着赵燕的头发把她拉倒,「小子,意思意思就得了,真想英雄救美,你差得远呢,你想好了吗」,一边用高跟鞋来回拧踩着赵燕的头,一边凶狠地瞪着我:「嗯?」

  赵燕无助的挣扎,我第一次可怜她了,这是那个教我玩儿SM的小太妹?半天之间,所谓的女皇竟然成了任人欺凌的羔羊,我没有选择了。

  「不要再折磨赵燕,要我干什么,你们说吧」。

  王姐抬开脚,坐回到沙发上,傍边的小弟递上烟点着,她浓浓地喷出一口,说道:「你们学校的陈副院长,你很熟悉吧」

  入学是陈院长招的我,家里借钱打点的,我对他一直没有好感 .

  「我知道。」

  「废话,副院长你能不知道,我问的是你上学给他塞了多少钱,」我刚犹豫了一下,王姐接着骂道:「你他妈没出息的熊样,你爹妈苦苦养你成人,为你上学东拼西凑,你还给这种披着人皮的贪货当挡箭牌吗!当时给了多少钱,都给我写下来」,

  虽然我深恶痛绝现在这些有违教育神圣光环的潜规则,但还是怀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念头,王姐显然不耐烦了,「给你路不想走是吧,」,一转头对着两个小子说,「你们最近不是没开荤吗,去,今天赏你们,痛快一下,」说完下巴对着赵燕一抬,转向里面的套间努了努嘴。

  我像疯了一样爬起来:「你们别乱来,我写」。金链子带我到盥洗室洗去了脸上和手上残留的呕吐物,我用清水大口漱了漱嘴,回到客厅,用他们准备好的纸笔写了经过。

  王姐看了看,「老小子就是黑,招个生就要8万,这他妈也能当老师,姑奶奶要不怎么高中毕业就只好出来混。」招手让一个小子拿出去,不一会扔回来一份复印件给我,继续道:「你给我听着,明天连同这封举报信一起,送到他办公室,扔给他,然后告诉他,如果想谈,下午6点到这里来,其他不用多说一句。」她随手又扔过来一份复印件,我扫了扫,是一个给了钱却被人挤掉的高考生家属写的。

  我点点头,心里自我安慰:这算是那个姓陈的报应到了,反正不算我主动害人。

  「明天校门口等着,他出来你就直接来酒店,坐外面沙发上等着,记住不许进里屋」。

  我再次点点头,转头看着赵燕,她比刚才好多了,只是双眼无神地望着我。
  王姐又道:「还有,你们俩别山盟海誓的装B样儿,以后让你们干什么,都好好听话麻利点」

  她一转头挥挥手,两个小子出去了。

  王姐又拿起一支烟点着,对我俩道:「你们还玩儿SM,呵呵,来,小子,让我看看,赵燕把你调教的怎么样」。

  她一甩腿,黑色高跟鞋落在地毯上,黑色丝袜透出暗红的脚趾和脚跟,前脚掌对着我。不等我有所表示,赵燕赶紧过来托住了她的脚脖子,对我说:「你,过来让王姐享受一下嘛」。

  我踌躇地走过去,跪下来,把脸部贴向王姐的脚掌。

  以前和赵燕玩儿恋足的那种愉悦感顿时没有了,险境中的我哪里还有这份心思,何况,王姐的脚味道非常重。

  确切的说,是恶臭。

               第三章豪间

  从酒店回到学校,宿舍已经熄灯,赵燕没有跟我一起回来,躺上床,我强迫自己静下来,开始理一理凌乱的思路。

  赵燕肯定是被胁迫了,从她说「最后一次」看,她没有对我绝情,只是必须跟我分开,也许是为她,也许是为我,但她这么做一定是迫于无奈。我开始怜惜起这个女孩来……

  而王姐她们让赵燕把我约到酒店,显然是为了姓陈的收受招生贿赂的证据,她们看来准备了多时,那封学生家长写的信,是写给学院领导的,不知他们怎么得来,加上我写的,足以爆一大丑闻,还有我这个人证,姓陈的能量再大,也不一定敢硬抗,只是不知道这种冠冕堂皇的官僚,明天会有什么样的面孔。

  看来,她们仅有那封举报信,担心姓陈的不会就范,所以让我这个人证直接出现,给姓陈的把侥幸心理彻底打掉。潜规则世人皆知,她们和姓陈的除非有私仇,否则没必要非挑这个盖子。

  可是,他们怎么知道我家送过钱,然后盯上我呢。我一时记不起来都跟谁嘀咕过这事。

  赵燕消失一个星期,显然与此事有关,她和那个王姐怎么认识的?没听她说过。

  事已至此,只有按他们的意思去办,迷迷糊糊,我隐约看见王姐又在打赵燕……

  朝阳初升,金色铺满校园。我径直来到学院办公楼,走过陈副院长办公室,余光看见里面没有旁人,我回身走了进去。

  「哦,余军军啊,有事吗」,他面无表情地问道。

  我没有说话,压住紧张的呼吸,把两张复印件递给他。

  待他看完,我注视着他的脸,他嘴角抽动了两下,依然没有表情。只是目光中闪过了一丝怨毒。

  「如果你不想把事搞大,晚上6点,来富丽豪酒店」,按王姐说的,我转身就走,身后传来他撕纸片的声音。

  出门疾走,实在有点解脱的感觉,想想这世道真可笑,怎么弄得我倒像贼一样。我慌不择路的下楼,差点和迎面的人撞个满怀,一看,是高老师,正夹着书上楼。

  「高老师」,「余军军,你没去上课?」「啊,我有点事,高老师你先忙,先走了」。

  生怕高老师又提功课的事,我打完招呼赶紧溜了。

  打电话给赵燕,想告诉事情办完了,关机。

  回到教室,课间的时候,我找到张玲玲,赵燕要好的一个女同学,问她赵燕最近有没有校外的人找过她,「上星期,有个校外的女的,找她去迪厅玩儿,好像听她说是QQ上认识的,晚上没回来,第二天打电话让我去给高老师请一个星期假」,「那女的长什么样儿?」「高高的个子,车开的很飚,怎么了?」。
  「没什么,几天没见她,问问呗」。回到教室,正是高老师的课,我无心听讲,脑子里一片混乱,视线无意中转到高老师的脚上,那是一双穿着系带平底皮鞋的脚,和她平时穿着一样,质朴,洁净。我想到赵燕和王燕的脚,以及撩人的丝袜和高跟鞋,不禁感叹,女人跟女人就是不一样啊,骨子里我肯定喜欢后两者的样子,我这是命。

  五点整,我到了校门口,躲在冷饮摊的凉伞下,等着姓陈的出现,五点半了,还没出来,我焦急地晃到门卫边上,门卫是我老乡,「军军你等人啊」,「啊李叔,我等我们体育老师,一起去打球,按说早该来了」,「今天院里评职称,慢慢等一会吧」。

  李叔的话让我稍微安了下心,一天了,我满脑子想的都是一个结果:姓陈的如果不来,双方翻脸,最惨的一定是我这可怜虫。

  暮色降临,五点四十分,姓陈的夹着包,跟往常一样迈着官步出来了。
  他走出大门,叫上一辆出租钻了进去。我赶紧也叫住一辆,尾随而行。用手机拨赵燕的电话,这时她开机了,让我直接领他到酒店1818房间,又叮嘱我进门后不要说话。

  领着姓陈的经过酒店大堂的时候,我看见王姐的两个随从正坐在大堂吧喝茶,想来都布置好了。

  1818的房门开着,我俩进去后,赵燕转身把门扣好。客厅里,王姐背着身站在窗户前,冷冷的说道:「陈副院长大驾光临啊,坐吧」,她转过身来,两眼盯住他,不再说话。

  令人窒息,不,是令我窒息的沉默,姓陈的面无表情,两眼看着窗外。
  不过,他还是先开口了:「你们要怎么样。」他扫了一眼我,我转开脸,同样给他个面无表情。

  王姐冷笑道:「我们怎么样,要看你长没长脑子,人证物证俱在,还想浪费时间?」

  姓陈的并不慌张,摆了摆手,「说吧,要多少」

  王姐喝道:「切,还摆你的臭架子,行,看看你的钱够不够你的住院费,你这个喝学生爹娘血的王八蛋」。洗手间里冲出来那两个打手,不知什么时候他们已经进来了。

  几拳头揍去,没想到这是个脓包,马上跪地大叫:「别打了,别打了,你们开条件吧,我都答应」。

  看到这幕场景,我不知是解恨还是悲哀。

  王姐摆摆手,两个打手退了出去,对他喝道:「进来『,转身走进了套间。
  赵燕看了我一眼,紧跟着他俩走了进去,里屋放起了音乐,他们的对话声很块听不清楚了。

  只听得里面女人开始时怒骂,接着是耳光抽脸清脆作响,伴随着男人含糊不清的哀嚎声,后来是沉闷的踢踏声和女人时不时的浪笑,折腾了足有二十分钟,声音停了。

  套间的挂帘掀开一角,姓陈的被一只女人的全高跟凉拖一脚踹了出来,隐隐约约听到一个女声戏谑道:「蠢材,让你的学生好好看看你的摸样」,紧接着银铃似的哄笑声交杂着响了起来。

  他狼狈的爬起来,我才看到,姓陈的头上箍着一条粉色的花边蕾丝女人内裤,头发从两侧缝隙中胡乱钻了出来,光着上身,嘴上被一条肉色丝袜像马勒口一样由嘴角勒到脑后打着结。前胸和肚皮上密密麻麻全是渗血的小孔,让我联想起刚才那只奶白色凉拖尖细的钢跟。

  他小心翼翼地摘下内裤和丝袜,毕恭毕敬地叠好放在茶几上,又从包里拿出纸笔写了一张条放在写字台上,回身对着屋内颤声说道:「大……奶奶,老奴先走了,随时听您吩咐」。

  「滚吧」!里面女声隐约传来,姓陈的恶毒地看了我一眼,这时看清,他脸上却没有一点伤,转身出门走了。

  王姐从屋里走了出来,似乎并不是太兴奋,只是冷冷地说:「今天表现不错,赏你一下,去,把内裤和袜子洗干净,然后扔到垃圾篓里。」说完站在沙发旁,低头想着什么。

  走进盥洗室,我心中暗骂,这个王姐真他妈歹毒,能把那老男人蹂躏成那样,还骂我是变态,比起赵燕那点小玩意儿,她简直就是个女魔头。让我洗完这些女人的污秽之物,又要扔进垃圾篓,摆明是侮辱我,难道她也好这口?

  照着吩咐做完,我回到客厅,看见赵燕也站在那里,王姐又道:「你走吧,把桌上老家伙的字条拿上,明天送到该送的地方去,」

  我望着赵燕,还没开口,王姐冷冷地说道:「还不长记性是么?」我看看赵燕的头,又看看王姐的脚,脚上的一双旅游鞋好像是在提醒我,无奈地,我拿了桌上的字条,只见上面写着:

  自2005年以来,经济管理系主任马达坦三次从本人手里分取招生好处费,共计现金20万元,每次我均用录音笔录了音,特此证明。陈肖仁

               第四章玩弄

  如法炮制,第二天我找到马主任,不用费力,晚上6点又把人带到了酒店套间。矮胖的老马没经王姐吓唬,就听话地跟进了里屋。

  仍然是昨天一样的踢打和羞辱声,所不同的,最后女人们的欢笑声是在一片水流声结束后爆发的,比昨天更加放荡无忌,玩过SM,我知道那是什么,果然马主任被一只绣花缎面坡跟拖鞋一脚踹出来的时侯,满头满脸和光着的上身湿漉漉的,像是被淋浴头浇了一样。

  和姓陈的不同,我们的系主任临走时,还对我微笑着点点头,虽然那笑容比哭还难看。

  连着几天,赵燕没有招呼我。大家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赵燕在这两场戏里都在参与,不管她是否自愿。而王姐她们的目的是什么,难道仅仅是为了羞辱陈马二人?依然搞不明白。

  下午下课后,我正要走出教室,高老师叫住了我:「余军军,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我有事跟你谈谈。」我点头随着老师进了教研组办公室。

  高老师给我倒了一杯水,然后温和地对我说:「余军军,你最近半年有什么事吗?我们谈谈吧,我能不能帮你些什么。」

  想起这几天的遭遇,我感激地望着高老师文静的面容,搪塞道:「没什么,和赵燕谈恋爱,闹了很长时间别扭」。也只有这个理由来解释我长期不务正业了。
  高老师非常体贴地安慰我:「在你们这个年龄段,往往恋爱的理性小于感性,我理解你,但不要太过沉迷感情纠葛,马上就毕业了,你有什么打算」。

  「高老师,我还没有想好,也许毕业要回到家乡,先找份工作干着。」
  「你家乡的就业空间毕竟不如本市,我也帮你留意着,不要太担心。」
  「谢谢高老师」,没想到高老师没有一丝责备,找我谈话完全是出于关爱。
  高老师温声地又说道:「你的生活才刚开始,记住我的话好吗,走上社会,对感情要珍惜,对自己的追求要执着,还要勇于面对。」

  「我一定记住高老师的话」,遇上这样的好老师,真是我的福分。

  高老师赞许地点点头,浅浅地笑了。

  真是好人有好报,过了几天,校里贴出公示,一批中青年讲师评为副教授,高老师赫然在榜,是最年轻的一位。看着「高玉娇」的名字,我打心里为高老师祝贺。

  突然有人在身后轻轻拽了我一把,我回头一看,是赵燕。

  没想到她却主动找我了。我跟着她来到我们经常幽会的老地方,那块树丛深处。

  「赵燕,你还好么」,「挺好,你不怪我吧」,「你给我说说这几天是怎么回事好吗,总要弄个明白啊」,「具体的原因就让他过去吧,少知道些更好。」
  「不,你一定要说,我们不能总是生活在恐惧中。」

  赵燕叹了口气:「好吧,我只告诉你,王姐他们有事要让那两个老家伙办,她们控制了我,然后用我来迫你听命,以后我们没有在一起的必要了,你毕业后,离开这里吧」

  「我们为什么不能在一起,你怎样都行,你喜欢虐恋,我随时随地都可以满足你」我几乎是在哀求了。

  赵静不屑地瞥我一眼,「以前是幼稚,那哪里算是享受性虐呀,切」她从坤包里拿出一包烟,娴熟地给自己点上,再看她的打扮,完全不是学生摸样了,猩红的口红,深蓝色的眼影,紧绷着长筒网袜的长腿蹬着一双漆黑发亮的高跟凉拖。
  「你上次说要跟我最后一次……」,「那是上次,你不感觉到身边的一切都在飞速变化着吗」

  「那你今天找我,是……「

  「我只是传个话,王姐要我带你到酒店去一趟,8点钟,以后的事,你好自为之吧,还有,看在你我过去的缘分上,记住我前面说的话。「

  暮色,又悄悄降临了。

  我们来到了酒店,还是那个房间。

  「王姐,他来了」,赵燕说完就要走,王姐道:「你不要走,在这儿呆着。」
  王姐站在沙发边,对我说:「你很不错,布置的任务完成的很好,我们姐欣赏你。」

  「姐?」后面的话我没有说出口,她们的姐能是什么好人。

  「好了,别废话了,一会儿我们姐要来见你,脱衣服,站好」

  我惊恐地退了两步,没想到这次是赵燕扬手就给了我两个耳光,「余军军,到这儿来就认命,快点」

  我赤裸地站在地毯上,赵燕若无其事,王姐打量着我身上,对赵燕说:你这个旧日情人真的还不错嘛「,赵燕目无表情地哼了一声。我不知道他们要搞什么名堂。

  这时,王姐的手机响了,她小心翼翼地答着:「哎,姐,是,是,这就好了。「

  王姐对赵燕说,开始吧,一边说着,一边把我拽到沙发边,一把推倒我在扶手上。

  我两腿着地,上身窝进沙发,仰面向上成一个弓型,王姐一把握住我那里,套弄了几下,赵燕拿出只黑色丝袜,蒙住了我的眼睛和耳朵,然后四只手攥住了我那里,交替套弄着,我迅速雄起了。这时,门好像响了,一个女人的声音模糊地传来,好像是问好了没有,并听着不知谁挨了一个嘴巴子,马上,感觉到被两张嘴卷着蛇信子一样的两只舌头,翻滚舔吸着,当我坚硬得开始全身颤动一刻,她俩停了手和嘴,而那个女人则被她俩抱起来,霸道地套在我身上。

  透过丝袜朦胧地透视,可以见到一个女人在她俩左右搀扶下,肆意地享用着我,浪叫声越来越肆无忌惮,还可以看见她们为她点着了一支烟,暗红色的烟头高低明灭,女人一阵高过一阵的呻吟和浪叫,终于,我喷涌而出,女人也喊到了极致,在我最后一颗子弹射出的同时那女人一烟头按在了我的小腹上,兴奋和剧痛极度交织在一起,我喊叫的同时,人也几乎瘫了下去。

  「给我拉进来「,女人道。

  王姐抓住我的头发,「跪着「,我四肢着地被她揪着头发向前爬去,又闻到了王姐那独有的脚味。

  从身上拂过一片丝质纺织物判断,我来到了包房的里间,也就是她们折磨人的卧室。

  「解开「,随着女人的命令,赵燕替我解开了蒙在眼上的丝袜。房间里开着暗橙色的夜灯,一张宽大的圆床上,一个披着睡袍的女人,仰面躺在床上悠闲地抽着烟,王姐站在床边,轻轻替他捶着腿,床很高,即使我1米78的个子,跪直在床边也就露出脖子,女人的两腿舒服地交叠着,短丝袜下的脚掌直对着我的脸,我看不见她脸,只有浑圆肥嫩的脚趾清晰可见,离我仅咫尺之遥。

  难怪赵燕变化的如此之快,她们这些人都是同类的妖精……

  「跪近点,给老娘闻脚「,那女人声音娇滴滴的、懒洋洋的。

  赵燕推我时,我背上滴下了几滴水,我明白,她一直强忍着难以名状的侮辱。
  我把脸贴近了这个浪货的脚,鼻子贴上去,一股说不出来的味道顿时刺激了我的嗅觉,不像赵燕的汗酸味,更不是王姐那种浓重,而是一股淡淡的独特体香,文字是无法形容的。

  我竟然有点大口吸闻的欲望,以前从来没有过。

  「怎么样,味道不错吧」,女人抽完了烟,仰着的头抬了一下,女人伸脚在我的头顶拍了一下,赵燕过去服侍她坐起身来,我赶忙趴在地上,她则踩着我下了床,王姐和赵燕伺候他换好衣服,女人吸拉着高跟拖鞋,扭动着腰肢边走边娇滴滴地甩下一句话:

  「明天继续让他来」。

               第五章女魔

  第二天,我按时来到酒店房间,不知怎么,有种非常想再见那个女人的感觉。
  进门后,王姐和赵燕都在,都习以为常,连看都没看我。王姐躺在沙发上,两支修长的大腿高高翘起,肥嫩的大脚掌仍然在黑色丝袜的后面隐现着暗红,她在拿着小镜子补妆。赵燕坐在另一旁的沙发上,紧身衣网袜,嘴角叼着烟,翘着的二郎腿吊着的黑色高跟鞋上下摆动,两手在翻着一本杂志。

  我在一边的客椅上坐下,两眼瞅着地面。

  王姐看了一下表,看都没看我一眼,吩咐道:「去洗干净,光着出来」。
  等我沐浴出来的时候,突然发现,屋里多了好几个人。

  陈、马两个老家伙不知什么时候来了,站在一边的沙发旁,我有点发窘,幸好他俩低着头。

  最中间沙发上,坐着一个陌生女人,脸上是一张金色面具,一条蓝色绸带束发,身上披着同样蓝色暗花的睡袍,肉色短袜包裹的脚上,是一双浅乳黄色全高跟凉拖,我突然想起来,第一次姓陈的被一脚从里屋踹出来,就是这双鞋。
  原来折磨两个老家伙的,是这个女人,本来以为是王姐,现在看来,她显然在这个女人面前没资格。是了,我突然又回想起,那天姓陈的走后,王姐威胁我送信,我怕她又用脚折磨赵燕,当时不由得看了一下她的脚,穿的是旅游鞋。
  女人还是娇滴滴的声音,但不容半分违抗,而且这个女人很爱骂人。

  「那就赶快抓紧办呀,老娘他* 的给你们一个星期,嗯」。

  「是是」,两个老家伙忙不迭地点头,显然,他们已经完全被这个女人控制了。

  女人一挥手,赵燕赶紧递过去一条鞭子,不是SM店里那种道具,而是一条真正的马鞭,我的家乡靠近牧区,从小就熟悉。

  王姐上去一脚踹在姓陈的头上,「把上衣脱了」。

  女人对着姓陈的肩上就是一马鞭,登时,一道暗红色的血棱子凸起,姓陈的惨叫着。

  「叫你妈的x,你在老娘面前连条狗都不如,再嚎我把眼珠子给你抽出来」。
  女人打了个响指,「小子,过来」。

  我知道这是在叫我,我赶紧走到她的面前,她扬了一下大腿,我赶紧跪伏在地,两条大腿立即搭上了我的背。

  女人一把搂过王姐,竟如男人玩儿女人一样,疯狂接吻了几大口,说道:「等他们办成了,老娘就不用等晚上再玩了,随时都有人伺候着,呵呵呵呵……」,王姐谄媚地奉承:「是啊姐,到时姐就等着享受吧,到时白天也有人给姐提鞋。」,一边说,一边会意地解开女人的睡袍腰带,两手小心恭敬地揉搓起女人的胸部。

  我也被一脚踢开,赵燕上来,套弄着我的xiati,待我刚一硬,她俯下身子,继续用嘴舔弄着。

  我知道,这些前奏都是那个女人的癖好,纵欲前必须要人侍弄舒服,而我被赵燕这样强行激勃,就因我只是工具,要随时伺候这个妖精的节奏。上次是王姐和赵燕一起刺激我,可能是起来慢了,她们为此挨了耳光。赵燕以前从不对我这样,都是装出女王的样子,我突然明白了赵燕的话,我俩以前装出来的所谓sm,根本算不上虐恋,连游戏都算不上。

  女人被王姐侍弄得开始娇叫,她一把推开王姐,站了起来,摇晃着头,脚跺着地,急不可耐地叫着:「快……快呀,你们俩,快他* 的趴着……」

  两个老家伙并排趴在地毯上。

  女人又要玩儿什么花样,我倒是随着xiati的剧烈充血而期盼着。
  随着女人急不可耐的催促,两个老家伙被王姐用脚摆弄着,在地上相互之间隔着一拳的距离趴好,王姐随即从身后搀扶着女人踩了上去,女人实实在在踏着步,毫不顾忌底下躺着的活人,脚上套着的全高跟凉拖尖细的钢跟深深地戳进人肉里,王姐两手从背后圈扶着女人的胁下,使她可以肆无忌惮地站在人背上而不用顾忌重心不稳,女人粗野地对着我勾了勾食指。

  我刚上前,就被她一手抓住头发,按在了身前,头发被揪得火辣辣的痛,传过她的两腿之间,我看见赵燕也已经跪在了她的背后,正闭着眼睛把嘴贴向了她的那里。

  我被揪着头发,按在了她的xiati之上,接着一耳光抽了过来,「你他* 的快呀,给老娘加劲,快……」,随着她一只揪着我头发的手不断地拉拽,我无奈地用全力伺候着这个女魔。舌头不时和赵燕的舌头碰在一起,一时间,我感到极大的羞辱,可以想象赵燕的心情更是怎样的屈辱。

  女人毫无顾忌地扭动着腰部,尽情地享受着,她一只手搂着王姐的脖子,两人放荡地接吻着,王姐不时奉承着:「姐,你太会享受了,古代的女皇也没有这福气啊」……

  「啊哈哈哈哈」女人的yin笑太销魂了,我很熟悉,两个老家伙更熟悉。
  随着女人的娇喘剩逐渐加快,我和赵燕也累得满头大汗,我舌根发紧,已经有点僵直,但丝毫也不敢怠慢,尽全力伸卷舔刷着,女人的手离开了我的头,听着啪的轻响,女人再垂下来的手指间夹了一支烟,我估摸着,快差不多了,那红色烟头今天不知要烫我的哪里,一阵恐惧本能地袭来。

  果然,女人扭动的频率更快了,王燕也在上面加快抚弄着女人的胸部,终于,女人叫声一浪高过一浪,就在我舌头僵硬的就要失去伸缩能力之际,女人浪叫一声,狂泻在我的脸上,并随手把烟头扔在了地上趴着的人背上,那人杀猪般的叫了一声,,在地上滚了一圈。

  女人和王姐一起yin笑了起来,让王姐搀着坐到了沙发上,一条腿优美地搭上了靠背,身子懒懒地仰着,王姐殷勤地跪下来,用嘴替她做着yin欲后的清洁。这女人简直太会享受了。

  女人被侍弄的心满意足后了,站了起来,对两个老家伙骂道,「起来。该滚了」

  两人根本不敢回头,低着头拿着上衣站起来,女人高高地抬起大腿,一脚一个,踹得他们连滚带爬地滚了出去。

  「你们俩今天不错,伺候的老娘还算舒服,小崽子,硬了半天了,憋得难受了吧」

  女人傲慢地两脚搭在赵燕的背上,赵燕不知何时已经横趴在她的面前。
  「你们俩是恋人呦,你看我咋忘了,怎么样,想亲热亲热不啊……呵呵呵呵……」

  不知道这女魔又要出什么花样。

  这时,我的电话响了,就在裤兜里,我紧张地看了看女人,暗忖刚才忘了关手机,惹她不快不知又要吃什么苦头。

  女人只不耐烦地挥了下手,示意我接听,嘴角叼着王姐递过来的烟,王姐点着,浓浓地喷出一口。

  我想被大赦一般,拿出手机。

  「喂,是余军军吗」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非常优雅亲切的女声。

  是高老师。

               第六章无奈

  高老师竟然在这个时间来电话,我慌乱中难以掩饰,竟然结巴起来:「是……我……高老师,您有事吗」

  高老师要是知道我干这种勾当,会怎样鄙视我啊……

  高老师似乎没有察觉,只是说:「明天有时间到我办公室来一趟,余军军」,说完就挂了。

  我又躲过一场劫难,但细一想,无非是自己心虚。

  女人在赵燕背上翘起了二郎腿,低着头对赵燕笑道,「你的小情人刚才被你弄的刚来劲,男人不让他发泄出来,可是有害身体呦……」,她拿脚点了一下我的头「来,让你的小情人帮你爽爽」。

  我跪在赵燕的头前,赵燕大口替我套弄着。

  女人翘着的脚伸向我的鼻子,甩掉了高跟凉拖,我用鼻子贴近脚掌,顿时,那种熟悉而令我兴奋的味道又沁入我的鼻腔,我迅速的再一次挺了。

  女人的脚趾非常浑圆饱满,在肉色丝袜后面透着粉色,我贪婪地吸吮着……
  片刻,女人显然兽欲又发作了,她站了起来,拽着赵燕的头发,把赵燕拉到沙发上躺下,而她- 竟一屁股坐在赵燕的脸上,一条白皙的大腿跨上了沙发背,身下下面只露出赵燕的嘴。

  「嗯……」女人威严地瞪了我一眼,鼻子里发出不容违逆的命令。

  我近前,进入了她的欲壑。

  赵燕在身下舔弄着我们的结合部,女人又一次浪叫了起来。

  半个小时过去,随着女人又一次心满意足,我大汗淋漓的结束了动作,赵燕满脸的分泌物,坐起来走向了盥洗室。

  这次女人没用烟烫人。

  离开酒店,我恍惚地走回了学校。

  第二天,我忐忑不安地走进了高老师的教研组。

  高老师一个人在,她和往常一样,慈爱地招呼我坐下,给我倒水。

  「余军军,今天叫你来,是跟你说毕业工作的事,有一家信息咨询公司,我给他们介绍了你的情况,他们同意考察试用」

  能留在本市是我的梦想,我感激地望着高老师,连谢字都忘了说出口。
  「是这样,我申请的研究项目,最近下来了,行业数据这一块儿,要和这家公司一起做,如果你愿意,实习就在这家公司,我们一起完成」

  「好的,高老师,谢谢你」,我压抑不住内心的喜悦。

  「学院非常支持咱们这个课题,还在南楼专门腾出了两间办公室」,高老师露出欣悦的微笑

  「主持这个课题的是咱们系的马主任,以后要多请教他」

  我闪过一刹那的惊异,但很快镇定下来:「是,老师」。

  就在这时,有人敲门,高老师应声后,进来一个人,正是马主任。

  看到我在,他嘴角抽搐了一下,我恭敬地站起来问候,他没有再看我,只是对高老师说:「课题组的屋子打扫好了,什么时候你们搬过去……」

  我向高老师点头告退出来。

  想起老马这些天在酒店的摸样,我差点笑出声来,继而有苦笑起来,我不也一样么。

  实习了,同学们劳燕分飞,各自走入这座城市的一个个工厂和公司。

  高老师这天给我打电话,告知我去南楼见公司的总经理。

  我踏进这间办公室,只见高老师正在和一个背对着我坐着的女人说话。
  「余军军,你来,我给你介绍,这是彤枫咨询公司的王总」

  我走过去,王总转过身来。

  「你……」,我惊讶地说不出下面的话来。

  王总的脸上含着轻佻的微笑看着我。

  是王姐。

  「你们认识?」高老师见状问道。

  「不,高教授,这位同学肯定更认错人了」,王姐身穿一套高档职业女装,虽然换了肉色丝袜和黑高跟鞋,但那腿、那脚我太熟悉了,永远也不会认错。
  既然做戏就只好做下去,我连忙道:「哦,对不起,王总长得太像我一个阿姨了,我认错了」

  高老师对王总道:「这就是余军军同学,王总可以详细面试一下」。

  「高教授,不用了,学院推荐的,我们还能不放心,都是本校的学生,没问题」。

  「好的,从明天开始,我们就正式开始工作吧」,王总点点头。

  王总对我吩咐道:「小余,你明天就到这里实习,课题组的具体工作你先不用接触,隔壁有马主任带着研究生负责。每天来这个办公室,临时按公司安排做就行了,顺便做好环境卫生」。

  我顺从地点点头。

  按照吩咐,我开始收拾办公桌,装电脑,忙碌了一阵,高老师和王总在商量着什么。

  「哦,对了,余军军,你去给王总定张单人床,中午王总好休息,你们在,我要和马主任碰一下工作进度」高老师说完,到隔壁去了。

  王姐示意我把门关好,然后怪笑着对我说道:「以后呢,还是一样,机灵点,别找抽啊」。

  她一甩短发,邪恶地笑了起来。

  没想到,我竟然又落在她的手里。

  王姐仿佛看出了我的心思,不屑地骂道:「不情愿是吧,你他* 的这辈子就这命,懂吗!」

  她两条腿架上了桌面,抖掉了脚上的高跟鞋,对我微微勾了勾脚趾。

  一股很重的气味又向我袭来,肉色丝袜在她的脚下已经穿湿了,脚掌处贴在肉上部分已经微黑。

  我屈辱地给她点上烟,捧起她39玛的肉脚,尽全力拿嘴伺候着。

  王姐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不一会,马主任开门进来了。

  我下意识地想放下她的脚,王姐一脚踹在我的头上,「装什么装,你没见过他,他没见过你?」

  我只好继续给她舔着,王姐对马主任吩咐道:「把里面的套间铺好地毯,那张单人床都给我换上最高级的卧具」。

  她用脚戳了我额头一下,「你的任务就是每天守着门,不许别人进里屋」,我赶忙答应着。

  老马也忙不迭的答应着,又唯唯诺诺地说到:「这里毕竟是校区,你们别把声音搞得太大啊」

  「去你妈的,用你教姑奶奶啊,赶紧办去,滚!」

  王姐仰着头抽着烟,享受着,而我,已经被她浓烈的脚味熏得几乎窒息了。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很Q的电鱼 金币 +14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8-06-23更新.